当前位置:首页 > 黑龙江地图 > 牡丹江地图 > 宁安地图 > 沙兰地图
 ※ 宁安沙兰地图
 ※ 相关资讯
历史沿革:沙兰镇是一个历史比较久远的镇,早在唐渤海国时期这里就是渤海国向唐朝进贡出使的南下驿站,沙兰镇即由驿站发展而来,在清代沙兰已经初具规模,这一点在清宁古塔流人的著作中可窥一斑,可以说沙兰有千年历史。沙兰镇,清初隶属宁古塔将军管辖,是宁古塔城通往吉林乌拉官道上的沙岭站,后改称沙兰站。沙兰为满语“撒刺尔”的转音,汉译为“股子皮”,即“晒皮木架子”。清末,归宁安府管辖。中华民国成立后,初为宁安县沙兰镇乡,1928年改为沙兰镇。东北沦陷后,1933年为沙兰镇保,1939年改设沙兰村。1945年“九三”抗日战争胜利后,初隶第三自治区管辖;1947年5月,划归镜泊县管辖,为第三区。1948年8月镜泊县并人宁安县,改为第六区。1955年4月,改为沙兰区。1956年5月,设置沙兰乡。1958年9月,将八家乡并入改称沙兰人民公社。1962年3月,将三陵一带划出成立三陵公社。1984年4月,将沙兰公社改为沙兰乡。1985年5月,撤乡设镇,改为沙兰镇。
特色产业:沙兰镇在旅游产业方面也颇具特色:1、农业生态特色旅游方面,沙兰镇辖区内内有小北湖国家森林公园(国家级)和营城子林场,林木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保护较好,野猪、野鸡、狍子经常可见,野生木耳、猴头、松子、榛子、蕨菜、各类蘑菇、蚕茧、河蟹的商品量很大,玄武岩台地上出产的野生鲶鱼、鲫鱼、黄瓜香香味纯正,闻名遐迩,而白桦川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天蚕可见地。2、自然景观旅游方面,沙兰镇的自然景观也很丰富,环境优美恬静的静江园是镇政府在原和胜水库基础上建设的旅游度假村,附近有老太太石、老虎洞、鸡蛋石等景观,其中鸡蛋石孤处一处,大若小房,圆如鸡蛋,触手却可晃动,镇南部的玄武岩台地气势磅礴,石海、石洞、石山、石湖地貌奇特,台地西部有“老君炉”、“仙人印”两处景观,在坚如磐石的台地上印有两道车轱辘印和马蹄印记,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沙兰镇水灾:沙兰镇水灾:一连串错误导致的悲剧,本文采写于2005年6月,为《南方周末》当年未发稿。在当天下午2点15分洪水到达沙兰镇之前半个小时,赵国琴老太太赶到了沙兰中心小学,带走了她的孙女王萌萌和儿媳带来的另一个孙女牛新颖。当时她大声地向一位老师发出了警告,却受到了轻视。这是那天下午第4个未能引起任何警觉的报警讯息。这时已有一些村民们在街上以讹传讹地互相转告“水库开口子了”,有的村民就此到镇政府前打望消息,没见到什么动静,也就没有相信。他们没想到的是,第2天是端午节,镇政府的干部们提前放假了,只留下几个人值班,而且很少接听电话。来自上游的和胜村和王家村的至少3个人的报警电话,因此变得毫无意义。入夏以来,黑龙江省内发生局地暴雨并导致洪水肆虐的事例,并非只出现在当天沙兰镇的一时一地。中央气象台的消息称,此前10天内北安、五市、孙吴和逊克山区都先后出现了局地暴雨,导致一些地方农田淹没,桥涵道路毁坏,房屋进水及牲畜溺毙。另外,黑龙江省五大连池也涝灾严重。但这些讯息并没有让人联想到,小小的沙兰河亦需要足够的重视。事后本报记者查证,沙兰镇及其上游几个村是黑龙江省乃至全国气象雷达网上的盲区。在水灾发生前,黑龙江省和中央气象台的气象预报均未提到这一地区将有暴雨。另外在事后,中央气象台的天气记录统计该地区的降水量仅为1毫米。赵国琴赶到中心小学东南方向的中心桥上时,沙兰镇本地还没开始下雨,桥下的水像往常一样只是涓涓细流。“那时候要是撤人,多小的学生也都活了!”6月14日,这个瘦小的老太太还站在街上冲周围的乡亲激动地嚷嚷。憋水桥、薄墙、铁锁,有村民相信,最初即便洪水不能顺利地通过中心桥,漫出的水量也不会很大,而当洪峰抵达下游镇东的一座矮桥时,受其阻拦,上游水位暴涨,才导致水漫沙兰镇。可以支撑这一观点的证据是,中心小学附近的中心桥的桥面距水面有10米左右,而下游的这处矮桥桥面与水面的距离不超过5米。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座已被称为“憋水桥”的矮桥受损严重,铁栏杆已经被彻底冲跨,显然承受过巨大的冲击。相比之下,学校附近的中心桥则毫发无损。沙兰镇旧称“沙兰坑”,地势低洼,有人把水灾归咎于此。不过很显然的是,沙兰镇并非沙兰河全线地势最低之处,因为河水仍在向下游流淌,直到汇入牡丹江。本地没有未形成湖泊,学校周围也没有水泡。2点15分洪水到达沙兰镇,赵国琴领着两个孩子再回到中心桥上时,水已经到了桥面下20厘米处。针对山洪和泥石流的说法,村民们表示,即便有,也肯定是在上游的远处。事实上当日来水方向只有一个,就是沙兰河,由于河道边没有河堤,因此也就没有决堤一说,只是北方常说的“出槽”。很快,学校已经进水了。4年2班的刘立飞成了全校第一个从洪水中逃生的孩子,当时同班同学王俊羽的父亲闻讯赶来接孩子,对姜秀萍老师说:“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姜老师同意让孩子们尽快逃生,因此成了沙兰中心小学第一位做出正确反应的老师。刘立飞冲出教室,水才只没过脚面,跑到学校门口,已经没了膝盖,到中心桥上,已经没了胸口。事实上刘立飞是在逆流而上,背后的学校里的水并没有那么深。即便如此,逃离学校仍然成为4年2班最值得庆幸的选择,这个班只死了一个孩子刘恒达,还是在躲到一家商店后被倒塌的墙壁砸死的。“6.1”那天是刘立飞的生日,他请了10个同学到家里庆祝,就包括刘恒达,后者送了他一个水晶地球仪。洪水过后,这个地球仪已经找不到了——在回忆时,刘立飞不断神经质地抽气、叹气。6月14日,记者在宁安市殡仪馆的一个可以进去的房间里看到了刘恒达的名字,他和另一个女孩被合放在一个金属冰柜里。河水出槽之后沿路面向北,到学校门口时,一部分向西拐弯进入操场,这一路的水势并不大。学校的另一侧则临河,汹涌而来的河水即将直接冲进校园,只面临着一道阻碍,就是学校的围墙。如果这道围墙多挡一会儿水的话,会有更多的孩子有机会冲出学校,到达50米外两处楼房。可是,这道墙太薄了。在沙兰镇,连日来颇受诟病的一点是,这个由每个村民集资40元修建的学校不仅地势低洼,校舍只建成了平房,而且围墙很薄,只有两排砖而不是当地通常的两排半砖或三排砖。仅仅片刻之后,洪水在校园内暴涨。围墙倒塌了,高涨的沙兰河水越过短短的15米距离,压碎玻璃,直接冲进了教室。从这一刻起,沙兰镇成了中国的别斯兰——每个家长都去救自己的孩子。他们几个一组地手拉着手,涉过深至胸口的洪水,呼喊自己的孩子的名字,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回答。在进入教室的最初时刻,他们的经历都是相似的,腿碰到了什么,用手一捞,是个冰凉的小孩。大多数孩子死在了教室里,和他们的书包文具在一起。直到6月14日,我们仍能在教室里找到他们的遗物:贴纸、家长联系卡、“6.1”演艺比赛的照片、糖和作文本。黄色的小鞋子,只有一根手指长。教室墙壁上留下了很多手印,有些大的,是清理现场的大人们事后留下的;在另外很多地方,印满了小小的泥手印,最高处已经接近了天花板。水线在窗户上最高的一块玻璃的下面。3年2班有22个孩子,只死了2个,女孩宋宁宁说,老师李荣让他们垒起桌椅,上窗台,砸碎玻璃,坐到最高的窗框上。孩子们哭成一片,李荣老师安慰说,“别哭,别吵吵,水一会儿就下去了。”,生存比例最大的,正是这些老师留在孩子们身边而没有弃之而去的班级。5年2班也只死了1个孩子。王占宏老师和庞、卢两位家长打碎玻璃,把孩子一个一个递到房顶。在女孩们的记忆里,这个班的男生也有值得自己终生铭记的表现,6月14日,在镇卫生院打点滴时,女孩曾琳琳和她的一个女同学感激地告诉本报记者:“我们都是男生给拉上去的。”,可是在年龄最小的一年级,只有一位班主任出现在了教室里。拒绝了赵国琴的放学请求的老师李萍(化名)曾经试图帮助她的孩子们,但是没有成功,而家长们看到的最终场景却是,孩子们死在了教室里,她则坐在走廊的窗框上。另一位班主任刘丽(化名)则在校外的一处民房的屋顶被家长们发现,当时抱着一件衣服。汪明波、赵南日等家长想冲进这间教室,却发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事实:教室的两扇门一扇用铁丝在外勾住,另一扇上了一把锁。在6月14日,记者看到,一年级教室的后门已经不见了,折页处留下断痕,显然是被撞开的。当日下午3点多,汪明波等人合力破坏了这扇门,进入教室,捞出一个孩子是死的,再捞出一个孩子还是死的。张文海找到了被闷在桌子下面的8岁的儿子张仕帅,孩子浑身挂满了冰冷的稀泥。一再被错过的警告,这次局地暴雨是从上游开始的,依次是和胜村、王家村、鸡蛋石沟村和沙兰镇。和胜村的支部书记、村主任和王家村的支部书记都向镇政府和镇派出所打了报警电话,却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镇干部王庆涛接听了王家村书记郑灿会的报警电话,然后表示镇政府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走不开,随后挂掉了电话。郑灿会再打电话时已无人接听,其后郑灿会又多次致电镇政府,一直无人接听。镇党委书记黄明君错过了来自上游的消息,也就错过了挽救沙兰镇并挽救自己的名声的机会。在黄明君被沙兰镇洪灾专案组立案侦察之后,村民们对他的毁谤达到了顶点。42岁的村民、死了一个儿子的王兴录说,这个书记脱离群众,一向不作为,到沙兰3年,“就整了3件事”:一次火灾,一次建筑事故,一次水灾。2003年,黄明君调任此地。有据可查,第2年,这位身材高大的镇党委书记就因为村民提到的那起火灾受到了来自北京的批评。2004年5月1日的一则新华社消息说,“4月26日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治安村一村民住宅发生火灾,造成3人死亡。公安部消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由此看出,单位的消防安全责任制不落实,安全生产制度不健全……仍是导致火灾发生的主要原因。”,对于镇派出所,村民们的意见更大。村民们向本报记者反映,镇派出所里接听报警电话的人说,他们抽不出人手,“管不了”。很多村民说,镇派出所的人总是忙于对无牌照摩托车的罚款,“每次罚200元,罚完了我们去办证,找借口不给办,完了下回再罚200元。”最让村民难以接受的是,就在6月10日当天,几个孩子的家长骑摩托车去学校接孩子,还被派出所的人截下了,不接受罚款不让通行,耽搁了这几个家长抢救孩子的时间。宁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田拥军提供的一份《关于6月10日沙兰镇公安派出所工作情况的调查汇报》从侧面佐证了上述事实。6月14日,《新京报》报道称:“关于群众反映派出所不作为的情况,调查报告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以派出所以前查无证摩托,因此未能及时前往事发地。”,当天傍晚,在确认孩子们已经死去之后,一些村民站在水里抱着他们小小的糊满泥浆的尸体,要求在派出所里停尸。他们说:“全镇就你们派出所地势高,不放这儿还扔在水里泡着啊?”一个民警试图阻拦他们,他们推开他,砸开了玻璃窗。派出所有4层楼,建在镇上的高处,门前还有台阶,当时确实是镇上极少数进水较少的建筑之一。不过真正促使村民们这么做的是他们的愤怒——按照当地乡间的风俗,把尸体送在谁的家里,就意味着强烈谴责其对死者之死负有责任。按河道算,和胜村距离沙兰镇有20公里,村民们事后推测,洪水的到来至少花了2个小时。即便是对小学生来说,这也是一段充足的逃生时间。村民们对镇上有关机构的“官僚主义”相当不满。6月12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和宁安市的领导在殡仪馆会见10名遇难者家属代表,代表们提出:“洪水天灾抗拒不了,可是人祸必须追究。”,在这次被村民们称为“谈判”的会议上,沙兰镇水利站站长刘明广向各级领导和大家解释说,洪水袭来的原因之一,是村民们乱砍乱伐破坏了大自然。遇难者代表反击说,乱砍乱伐的人是有,可是村民们敢吗,有权吗?代表们一度决定退出会议,宁安市委的一位领导因此把刘明广撵出了会议室。村民们解释说,类似的令他们反感的论调,代表了镇上有关部门的一贯思维。令他们满足的是,镇党委书记和派处所所长被“抓起来了”。“这些孩子都有机会活啊。”张海霞的儿子贾志博死在了2年级的教室里,她说,“哪怕有一个有关的人说一句话,就能给这100多个孩子一条生路啊。”,在沙兰中心小学一年级的教室里,最后一个能“说一句话”的人却做出了最后一个错误的选择。赵国琴一再向人们重复她的故事。当天1点45分左右,她走进了一年级两个班合用的教室,大声喊了一句:“老师啊别上课了,水库开口子了!”孩子们被她的语气和神情吓着了,“哇”地哭成了一片。赵国琴拉起两个孙女要离开教室,往旁边一看,邻居家的小孩孙磊也在,就说,孙磊,你也跟我回家吧。这时,一年级的两个班主任之一李萍(化名),既做到了一个教师的本分,也表现出对警告的轻慢。她用教鞭敲了敲讲桌,像平常一样对孩子们说,“坐下,坐下,家长不来谁也不许走!”,李萍没有向赵国琴询问是怎么回事。赵国琴领到了自己的孙女,也没有继续到别的教室报警。留在一年级教室里的46个孩子,除了1个女孩之外,全部淹死在冰凉的泥水中。在悲伤和愤怒中,6月13日和14日,沙兰镇里到处都是泥浆,房屋墙壁上记录着不同高程的水痕。人们神情黯淡,在清淤、搜救、卫生和运送物资的车辆溅起的泥水间穿行。每隔10米就会有一、两个警察的身影。来自鸡西的警犬搜救队在泥泞中跋涉,狗看上去很累。至14日,官方公布,仍有18名失踪者未能找到,其中包括10名学生,死亡人数已经增至99人,其中学生95人。沙兰镇一下子失去了将近1/3的孩子。镇上的群体生态正在改变,怨恨与麻木同时滋长着。普遍地,人们忽视了洪水中出现的英雄行为,更多地注目于人性中的怯懦。事实上,洪水到来时,当天没有课程的英语教师付娟本来是来接自己的孩子,但是到了4年2班就留了下来,带领孩子们跑出校园。刘喜龙等几位家长在自己的孩子逃生之后,仍旧在帮助别的孩子。据记者事后在教室中目测,当时最高水位已经接近黑板的上沿,至少超过了2米3,成年人同样面临危险。可惜的是,类似的事例太少了。在一片混乱中,据14日官方公布的死亡和失踪数据判断,至少超过100名孩子死在了他们的同学面前。失踪学生的家长们已经不相信孩子还有生还的希望。到6月13日,出事的第4天,王德全只吃了一个盒饭。白天他跟随着各个搜救队到处走,疲惫不堪,晚上就合衣睡在救灾帐篷里。他抱有的奢望,就是找到孩子的尸体。“我要看上一眼。”他说。他没哭过,就是觉得恍惚。杜明月家死了2个孩子,邢云双家死了1个孩子和1个老人,在宁安市殡仪馆,还有一个老人哭诉自己一家就死了3个孩子。她的女儿阻止了记者的进一步询问。家长们一直对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不满,在最初一两天内曾经非常激动,到现在他们仍旧怀疑,但在几天之内拿不出什么过硬的证据。孩子们大多深情阴郁,不敢回忆当时的情景。6月13日下午沙兰镇又下了一场暴雨,宋宁宁吓坏了,拉着母亲往高处跑。孩子们夜里睡觉时会哭,在沙兰中学复课后,放学时不敢往小学的方向看。仅有的几个例外是那些当天没有去上学,或被家长提前接走的孩子。复课次日放学后,王萌萌和牛新颖跟着奶奶走在街上,无忧无虑的神情和动作使得她们非常显眼。6月14日下午,高璐璐的奶奶一下子冲过来,抱住王萌萌大哭,越哭越低,最后跪到到街上的稀泥里。“她的孙女跟我的孙女是一个班级。”赵国琴解释说。几个来自牡丹江市的几个支援灾区的女卫生员听了她们的故事,惊叹赵国琴“聪明”“、立了功”,赵国琴骄傲地听着,然后也哭了。村民们的创伤显然无法估量。在殡仪馆,邢艳敏拿着女儿王颖的照片,大声哭诉:“我的孩子是从泥里拽出来的啊!我的孩子太冤了!”面对本报和上海电视台的记者,她谴责镇领导、派出所和老师。王颖7岁,也是一年级的学生。当天下午2点半,镇卫生院的院长解洪权听到一个中年妇女喊“那边儿水漾桥了!”出去一看,学校的路口已经有白亮亮一片水光,过不去了。他派出卫生员,打电话向上级卫生局汇报。一个小时后,镇政府的电话终于到了,“有人伤亡。”,3点半,第一个孩子被家长抱进卫生院,满身是泥,摸上去冰凉,已经死了。从这时起直到晚上,孩子们被3个、2个地抱进卫生院,病床很快就摆不下了。家长们扫掉桌子上的仪器,把孩子放在上面。到处都是死去的孩子,没地方放,凳子上要摆着一个,小桌子上也要摆上两个。4点钟左右,有人喊:“解院长,你的孩子进来了。”等救治完这边儿一个抽搐的孩子,解洪权过去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对妻子说,“不行了”。妻子拒绝承认,让卫生员继续抢救,等救援的医务车来了之后,又立刻转到了附近的东京城医院。这是那天下午镇上的女人的特点,总是不承认孩子已经死了。洪水的到来导致沙兰镇停电,手机也失去了信号。到了晚上,卫生院里点起了蜡烛,四处都是死去的孩子。刘雨新是一年级的唯一的幸存者,几乎可以称作被命运亲吻了的女孩。她7岁,在洪水淹没了教室之后,跟同学们一起在水里挣扎。奇迹般地,她抓住了暖气片,然后爬上了窗台,在摇晃的水流中没有被冲下来,水曾经淹过头顶也只呛了两口,而且在深抵下颌的水中保持站姿一个小时之久。当天下午3点多,她的二叔冲进了教室,在水里挑拣小孩。这时他听见刘雨新在上面说:“二叔你扒拉啥呢,我在这儿呢。”在四处漂浮着的小孩尸体中间,在这个大团圆结局中,小女孩镇定自若,二叔却大声地哭起来。
经济发展:改革开放后,沙兰镇的经济进入了快车道,工业上有两个规模企业,分别为宁安市镜泊湖亚麻有限责任有限责任公司和金仓粮业公司。农业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烤烟、甜叶菊、亚麻、杂粮是农业的当家经济作物,畜牧业存栏量增加较快。2005年沙兰镇工农业总产值为1,9595万元,工业增加值为160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为3585元。镇财政总收入达到52万元。农村经济总收入实现14145万元,同期相比增长7%;农民人均纯收入3791元,同期相比增长9.3%;畜牧业收入达到1500万元,同期相比增长20%.全镇各项工作保持了持续发展的良好势头。
自然资源:沙兰镇是一个资源比较丰富的城镇,幅员辽阔,耕地较多,生态环境较好,粮食、甜叶菊、亚麻、杂粮、山野菜、旅游、玄武岩总量较大,还有二吕、营城子两个金矿正在勘探。“沙兰”为满语,意为“盛产毛皮的地方”,即使在现代,因为生态环境较好,野猪、野鸡、狍子仍然能经常出没在农田中,甚至野生东北虎也偶尔露峥嵘。
人文景观:沙兰镇历史悠久,留下许多古迹,有两处金代遗址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分别为东西营城子,当地人相传为隋唐时期罗成扫北屯兵之所。在现代,这里也是平日寇、剿土匪的著名战场,是电视剧《平南洋》、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的原型地,电影《归心似箭》、新版电视剧《林海雪原》就是在沙兰镇拍摄的。其中《平南洋》的主人公李荆璞就是沙兰镇二道村人,建国后被授衔为中将。
自然环境:沙兰辖18个行政村,两个国营林场,其中之一为小北湖林场(国家级火山口地下森林公园,也是国家级红松母树林基地)。总耕地面积为19.0355万亩,人均耕地面积9.51亩。是宁安市粮食主产区。全镇属张广岭东坡余脉,区域内地势复杂,多为山区、半山区,耕地以河间台地、沿河滩沙地、坡岗地及石岗地为主。沙兰镇地势西高东低,西部最高海拔1300米,东部低处350米,山岗沟谷交错构成滤液式地形,西部山区多是黑钙土,东部开发较早的丘陵区(农业区)多白浆土、黄沙土。无霜期110—125天,平均降雨在600毫米左右,西部山区寒冷。地貌分为两个类型。第一类型是牡丹江流域二级阶地,岩石特征由杂填土层(厚0.5—2.6米)亚粘土层(厚0.39—4.6米)及玄武岩层等组成。地下水埋深(静水位)为4.90—5.30米;第二类型为河流侵蚀堆积地貌,岩石特征由耕土层(厚1.05—1.35米)亚粘土层(厚0.9—1.23米)、淤泥质亚粘土层(厚0.55—4.47米)、砂砾层(厚0.2—3.45米)、淤泥质亚粘土层(厚0.2—1.6米)等组成,地下静水位埋深为1.73—2.20米。新区地势西高东低,南北方向为中高南北低,土质上部为耕地土。在沙兰境内南部有5万多亩的玄武岩台地,台地内地势平缓,地形复杂,西南高,东北低,地面高程在277-287米之间。地面坡降1/400左右。地面上除少数面积覆盖有厚度不超过10厘米石岗土,长有稀疏矮小植被外,大部分面积因植被毁坏,岩石裸露,成为不毛之地。因岩石吸热量大,在春夏两季,台地的地表温度高于周边地区5-8℃,形成了独特的区域性气候。闻名于世的响水大米就产自这样的生态环境。
沙兰镇
沙兰镇的自然景观也很丰富,环境优美恬静的静江园是镇政府在原和胜水库基础上建设的旅游度假村,附近有老太太石、老虎洞、鸡蛋石等景观,其中鸡蛋石孤处一处,...
宁安市沙兰镇吧-56我贴-56.com
宁安市沙兰镇,就在56我贴...宁安市沙兰镇吧友情链接 暂无 宁安市沙兰镇吧...
黑龙江沙兰镇中心小学学生接受心理健康辅导
CCTV.com消息(新闻60分):黑龙江沙兰镇正式复课的孩子们,现在进行的课程内容,主要是心理健康辅导。上课的老师是专程从牡丹江市抽调来的心理教师,孩子们和老师一起...
[东方时空]黑龙江沙兰镇洪灾过后的心理抚慰 央视国际 www.cctv....
责编:柳博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相关视频[东方时空]黑龙江沙兰镇洪灾过后的心理抚慰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16日 19:43 来源:...
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牡丹江结网
提供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企业自助建站、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企业营销服务、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企业业务管理、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企业在线建站、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企业...
牡丹江宁安市沙兰镇政府_沙兰镇政府
沙兰镇政府...-沙兰镇政府...
人民网-新安全-从沙兰镇洪灾看“学平险”困局
沙兰镇中心小学共有352名学生,在这次洪灾中,有90多名遇难学生曾投保过中国人寿的“学生幼儿意外伤害保险”,家长从保险公司获得了每人1万元的死亡保险金;...
沙兰镇学车|沙兰镇驾校|沙兰镇考驾照|沙兰镇考车牌|沙兰镇考...
沙兰镇学车|沙兰镇驾校|沙兰镇考驾照|沙兰镇考车牌|沙兰镇考驾驶证-牡丹江学车...牡丹江 牡丹江学车信息 报价 更多牡丹江驾校>>牡丹江驾校·牡丹江市交运机动车...
宁安市沙兰镇和胜小学_小学
宁安市沙兰镇和胜小学,宁安市沙兰镇和胜小学联系电话:7993110通信地址: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和胜邮政编码:157433...
关于网站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18 中国电子地图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