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昌吉市区地图
 ※ 相关资讯
畜牧业发展:2005年,昌吉市畜牧业继续保持快速发展态势。畜牧业产值占大农业产值的比重为40.2%。年末牲畜存栏数、出栏数和饲养总量再创较高水平。全年肉产量、奶产量、禽蛋产量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主要牲畜出栏、存栏头数及畜产品产量:
计量单位2005年同比+、-%:肉类总产量吨380057.0,其中:猪肉吨88235.6,牛肉吨97217.5,羊肉吨1274811.9,奶类总产量吨78014-4.9,禽蛋总产量吨600910.9,绵羊毛总产量吨995-,牲畜总饲养量万头145.86.4,年内牲畜出栏头数万头89.810.2,年末牲畜存栏头数万头56.00.9,其中:猪万头7.825.9,牛万头6.6-,羊万头40.2-2.8
历史沿革:昌吉市地处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境内有山地、平原和沙漠,又有头屯河、三屯河两条河流流过,地理条件得天独厚。获益于天山雪水滋育,这里绿洲连绵,土地肥沃,是宜牧宜耕的好地方,自古以来就有人类活动和居住。在建县(1773年)以前的悠悠岁月里,昌吉之地经历了历史的变迁,屡易其属。现根据有关史料,择要简介如下:公元前140—87年(汉武帝在位时),天山北路相继建立了6个小国家(史称山北6国),昌吉之地的北部属6国中的劫国,其余属6国中的单桓国。公元前59年(汉宣帝神爵三年),匈奴日逐王先贤掸归汉,西域都护府设立。鄯善使者郑吉被封为安远侯,并护北道即车师后王庭及山北6国。昌吉之地初次届汉都护府管辖。当时,昌吉地处的劫国有兵115人,户99,人口500;单桓国有兵4人,户117,人口194。公元76年(汉章帝建初元年),北匈奴归汉,经过离乱的昌吉之地二次属汉。公元125年(汉安帝延光四年),班勇击败来犯的匈奴及车师军,汉与西域联系复通,昌吉之地第三次届汉都护府管辖。公元220年(魏晋时),单桓等6国并入车师后部,其王受魏国封,昌吉之地属魏。公元608年(隋炀帝大业四年),西突跃铁勒诸部共推契歌楞为莫贺可汗,昌吉之地属莫贺。公元640年(唐太宗贞观十四年),唐平定高昌曲氏王朝,以车师后王庭为庭州,辖4县。昌吉之地在4县内。公元702年(唐武后长安二年),改庭州为北庭都护府,辖地内设张堡城守捉。《昌吉县乡土志》作者认为昌吉县城东的古城,即为张堡城守捉所在地遗址。公元924年(后唐庄宗同光三年),辽太祖攻战浮屠城(后庭地),昌吉之地在其辖内,南宋时属别失八里。公元1278年(元世祖至元十五年),元朝庭“授尕鲁知金符,掌彰八里(昌吉)军站事”。这是见于史载的第一位有人名的昌吉官员。公元1409年(明成祖永乐七年),马哈木被朗庭封为顺宁王。在其后的一段时间内,马哈木一部逐渐兼并其他各部,自立为汗。昌吉之地属其辖内的和硕特部。至明末又为准噶尔台吉游牧地。公元1731年(清雍正九年),噶尔丹策零拥兵东犯,留台吉等守西路。昌吉之地在其控制下。公元1755年(清乾隆二十年)农历一月,清政府军机大臣议奏开发乌鲁木齐(包括昌吉)一带。三月,清政府发兵征讨准噶尔叛乱。六月,清政府平定准噶尔叛乱。昌吉之地逐渐安定。公元1758年(清乾隆二十三年),清政府开始在木垒至乌鲁木齐、昌吉一带屯田。农历八月,上渝准努三奏请,命黄廷桂照数拨兵3000,驻昌吉等地。农历十月,乌鲁木齐、昌吉一带有屯田兵丁1万数千入。为使屯田兵丁安心,清政府发令准予他们携带家口,并发给路费。公元1760年(清乾隆二十五年)农历三月,清政府准安泰等奏:自乌鲁木齐至罗克伦(昌吉西郊)之间,择水土饶裕之地设立4个村庄,每庄屯兵800余名,委派游击、都司(均官名)各1员,进行管理。农历五月,军机大臣议奏同意杨应琚所请;于昌吉、罗克伦两处各设巡检(官名)2员,管理粮饷等事务。所设官员归哈密兵备道管辖。同年,昌吉、罗克伦等处有屯兵3500人。公元1761年(清乾隆二十六年)农历十月,由都司永海和革职总兵吴士胜等率兵督建昌吉城(即宁边城),次年农历八月竣工。公元1763年(清乾隆二十八年)农历十一月,旌额理等奏请将罗克伦巡检移驻特纳格尔,归乌鲁木齐同知辖;将昌吉巡检移驻呼图壁,归昌吉通判辖。军机大臣研究同意,并令改铸印记。公元1773年(清乾隆三十八年)农历七月,清政府吏部议准陕甘总督勒尔理奏:将迪化(乌鲁木齐)州知州改为直隶州知州;将宁边(昌吉)州同改为知县,作为州属。昌吉县建立。当时县上官员除知县外,还有训导、典史各1员;驻防有左营兵,官员有游击1、守备1、干总2、把总4,有马兵474名、步兵475名。由上可知,昌吉这块土地自1800余年前归入汉朝疆域后,虽历经磨难,数易其属,但仍在祖国的版图内,直到清朝的乾隆盛世在这里筑城、建县,成为正式的行政区划,她的历史又翻开新的一页。一位清代官员陈庭学曾吟诗写建县20年后的昌吉:征路仍空阔,天光接野芜。墩疑高塔峙,树识远村孤。迁户稠边县,行骆利坦途。关河限中外,风土未全殊。从诗中可知,战争的烽火早已远离昌吉而去,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虽仍显寥落但却是屯垦开发与各民族共处的和平宁静的新景象。
地名来历:“昌吉”地名的称呼始于元代。据《新疆图志》载:“侍行纪云:《元地志附录》有仰吉八里……按:仰吉与昌吉音近……蒙语……”以此可知,“昌吉”是由蒙古语“仰吉”转化而来的。另外,自元代以来,除“仰吉八里”的地名称呼外,史籍中还有“昌八刺”(音读喇)、“彰八里”、“掺八里”、“昌八里”等地名称呼。据我国学者考证,这些称呼其实都是一音多转,或曰一音多译,它们其实都指的是—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就在现昌吉市境内。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昌吉”是由“仰吉”转化而来的。关于此,从清代另一位官员萧雄的诗句中亦可得到印证。萧雄在清光绪年间写的《昌吉》诗中有“沿革想从昌八喇”句,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关于“仰吉八里”的含义,据有关史载及专家考证,“仰吉”蒙语意为“场圃”,亦即游牧和种植的园地;而“八里”蒙语意为“城”。这样将两者的意思合起来,“仰吉八里”的意思便是“游牧与种植的园地之城”。根据昌吉这一带建县前曾长期为准噶尔蒙古人的游牧地,而昌吉县城东南面又有古城,所以我们认为这一说法是可信的。由上可知,古代的昌吉是"游牧与种植的园地",而近代与当代的昌吉也以畜牧与种植园艺业发达著称这一种偶然的巧合吗?它们之间是否有一种历史的脉络相承的关系呢?,当然,在"仰吉"这个词真正转化成汉语的"昌吉"这个词时,人们是否又给它加进了新含意,比如"昌盛吉祥",这完全也是可能与合理的。
关于网站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18 中国电子地图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