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海门市区地图
 ※ 相关资讯
气候概况:气温:2001年全市平均气温15.9℃,比常年偏高能0.7℃,。其中1月、2月、3月、5月、10月显著偏高,4月、7月偏高;8月偏低,其余月份为正常。2001年,极端最高气温是7月22日36.70℃,极端最低气温是1月15日-5.5℃。降水:2001年,全市降水量1348.0毫米,比常年显著偏多。其中1月、4月异常多,6月22日-24日受飞燕(2号台风)和梅雨锋影响本市普降特大暴雨,降水量262-347毫米,以悦来为最大,全市出现暴雨5次。8月降水量显著偏多,其余月份正常或偏少,其中3月、5月、9月显著偏少。日照:2001年全市日照总时数2121.5小时,与常年相仿,其中3月231小时,比常年平均值多75.4小时,为异常多;其次为5月偏多13小时,7月偏多33.5小时,11月偏多20.3小时。其余月份为正常或偏少,其中2月、12月显著偏少,比常年平均值少33.8和54.9小时。
经济概况:海门市东揽黄海,南依长江,与上海隔江相望,素有“金三角上小浦东”之称。全市总面积1001平方公里,人口101万,下辖19个乡镇和2个省级经济开发区,是全国著名的“科技之乡”、“教育之乡”、“纺织之乡”、“建筑之乡”,自2001年以来,七度蝉联“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2010年,海门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00.10亿元,人均生产总值55908元;财政总收入完成70.51亿元,其中地方一般预算收入31.27亿元,分别增长33.0%和37.6%。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93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1372元,分别增长11.3%和13.7%,继续保持苏中苏北领先。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列为“中国最具潜力十强县市”之一,被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等组织评为“中国民营经济最具活力县(市、区)”十强之一。
民俗文化:历史名人:海门设县初期,居民多以煮盐为业,经济文化不发达。明代起文化开始兴盛,民间的祭神乐活动已成习俗,戏曲活动也开始出现,文风渐兴。由于土地涨坍不定,文化也随之兴衰。清代中叶以后,海门文化受江南吴文化的影响而迅速发展,呈现出繁荣景象。明清两代,海门曾涌现出崔桐、周家禄等文史学家,程源、张光鉴、李潜昭、丁有煜、李芳梅等近10位书画家,尤以有“外八怪”之称有丁有煜为代表。近代涌现出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琵琶演奏家沈肇洲等。至当代,海门更是人文荟萃,涌现出书画家王个簃,文学评论家陈辽、林非、翻译家、文学家卞之琳,中国古典文学家陆侃如,音乐家龙飞等。海门民间文化传统底蕴深厚,从江南传入的吴歌逐步演变为具有海门地方特色的海门山歌,并于建国后发展为新兴的地方剧种――海门山歌。通东民歌在海门北部十分盛行,民间舞蹈丰富多彩,如跳财神、跑五方、跳判等。清末,诞生了海门第一个京剧戏班――张洪福班,评弹演唱遍于城乡。以沈肇洲为代表继承和发展了瀛洲琵琶流派,并于1920年灌制了中国音乐史上第一张琵琶曲唱片。建国后,海门曾建过越剧团、评弹团、京剧团、杂技团,产生过广泛影响。
地方文化:
庙会:清代至民国初年,境内一些集镇及庙宇,一年中要有数次庙会,俗称“出会”,也叫迎神赛会。庙会的日期按规定,农历二月十九“观音菩萨”出会、五月十三“关帝菩萨”出会、十月初一或十五“城隆菩萨”出会、还有“猛将会”、“娘娘会”等。县境北部地区一些集镇一两年就要有一次庙会,如都天会、元帅会、观音会等,其中都天会的规模为最大。庙会非常隆重,先将寺庙里供奉的菩萨用轿子抬出,前后有各式仪仗队迎送。有撑花伞的、捕盾牌的、提灯笼的,还有踩高挠、跳师子舞的,前呼后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菩萨“出巡”途中,有些人摆香案跪拜,围观者人山人海。许多善男信女,穿红戴绿,欢天喜地,热闹非凡。此种庙会,40年代以后逐渐减少,与50年代基本停止。
海门山歌:清代中叶后,江南移民把吴歌传入,经海门劳动人民世代口头传唱,不断润饰创造,清末明初发展成为广泛流传于境内的海门山歌。山歌分两类,一类是即兴山歌,大多在田间劳动或劳动之余,随口编成,歌词有四句、六句、八句等。另一类是叙事山歌,歌词有十多句、几十句、乃至几百句不等。民国24年(1935),管剑阁、丁仲皋搜集的海门山歌整理成《江口情歌》,在上海大趱大学校刊上发表,随即辑成专集。次年,管剑阁所搜集的长篇叙事山歌《红娘子》发表于武汉《天地人》杂志。1954年,海门山歌搬上舞台。50-60年代,有山歌剧本发表于全国性戏剧刊物上。80年代,许多山歌和研究山歌的论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1984年,海门山歌研究会成立。1985年8月,县举办首届海门山歌会唱,50多名歌手演唱山歌40多首,《光明日报》、《新华日报》等先后对此作了报道。1986年7月,宋卫香演唱海门山歌《小阿姐看中摇船郎》,随南通民间艺术团赴京演出。1987年,《海门山歌选》由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收录海门山歌250余首。1995年,海门山歌《青龙角》赴京演出。流传较广的部分山歌目录长篇叙事山歌,摇船郎、拔蒜苗、贩桃郎、接小姨、张二娘、秧歌、九姑娘、麦花姐、绣落衣、绣汗巾、庵堂相会、爱情十里亭等。情歌:采桑、采木香、采红菱、采青梅、花望梦、哭望郎、四季歌、绣郎衣、五更调、梳妆台、郎想想、挑水歌、思曲山歌、日落西山、结出私情、约郎山歌、西湖栏杆、情郎山歌、新打水车、绣花肚兜、弯弯络络一条河、远望江南一颗桑、红嘴绿鹦鹉等。十字歌:十张台子、十个苦恼、十只香袋、十双拖鞋、十房媳妇、十个姑娘、十把扇子、十约情郎、十姐见郎、十双绣花鞋、十个铜细、十条手巾、十里亭劝郎、十稀才、十娘子、十个月、十告郎、十二月花名、十二杯酒、十二月长工歌、三十六条虫,等等。
通东号子:通东地区人民在劳动中,随着劳动节奏自编自唱形成口头音乐。凡集体性的劳作,如车水、打麦、挑泥、拔花秸、打夯、扛棒、木工、拉船、采耥等,都有与之配合的号子。通东号子一般为一唱一和的对歌号子,还有一些较长叙事号子;每段有十多句乃至数十句,如莳秧和利市歌。通东号子调式多样,曲式多样,有的抒情优美,节奏自由,如车水号子;有的雄浑开阔,高亢有力,如挑泥号子;有的起伏和缓,节奉规整,如拉船号子;有的节奉规整和自由相间,如挑粪号子等。建国后,有专人对通东号子进行挖掘整理。1979年5月,《海门民歌选》中收录各类通东号子21首,其中拉船号子、拔锚号子和挑粪号子被选编进《中国民间歌曲集成、江苏卷》。1984年,号子独唱《新嫂嫂领了独生证》在上海电视台播放。
诗文,县内古时有诗文散见于旧地方志,著作流传后世的有明代崔机桐著《东洲文集》,清代周家禄著《寿恺堂集》,清代画家丁有煜著有《双薇园集》、《双薇园续集》、《与秋集》等,但都毁于乾隆年间的文字狱中,幸存的很少。民国时期,较有影响的有影评家王尘无的散文集《浮世杂拾》,龚庭槐的爱国诗集《粟寰》、《荒原》、《沪上集》等。50―60年代,县内歌剧创作十分兴盛,较有影响的有《淘米记》、《采桃》、《把关》、《银花姑娘》等。1976年,《人民文学》发表许乃平的儿童文学《金色的翅膀》,《人民日报》发表成汉飚的散文《红旗如火映征途》。80年代全县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的文学作品有67篇,其中28篇获全国、省级奖励。1995年,华夏出版社出版郁斌诗集《回声》;2005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张正忠诗书画-田园山水百图》,收入张正忠诗160首,美术散文108篇。
书法:明代有大书法家张成、崔桐师徒俩。南通博物苑存有其书法长卷一卷,是其代表作。书法家崔思唯、盛鼎、李潜昭等的作品,也闻名国内外。清代书法家成宏龄有"草圣"之称。李方梅闻名县内外,县文物管委会存其楷书作品真迹。清时还有书法家许士观、李如林、李来翰、李联绣、李樘、张謇等。民国时期,书法家黄祖谦精隶书,陈家干师宗颜碑,兼学汉魏,自成一体,蜚声大江南北;其弟陈家六临仿兄体;其女陈淑贞为县籍书法家名人中唯一女性。姚应春书法体学赵孟,县内有"无姚不厅"之说。沙玉照驰名县内外,苏州玄妙观题匾出自他手。陈拔书法曾受梁启超推崇。现代艺术家王个簃,爱好书法,用石鼓笔法入行草,尤精金文、石鼓,富有浓厚的金石气息。1984年,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书法协会,有会员22人。1990年,发展到55人。当代书法家有张宝恒、刘延驰、成汉飙、张正忠,青年书法家有梁东雷、黄继革、沈剑仲(篆刻)等。海门籍在外地书法家有王蓝青、许雄志,篆刻家蔡毅强等。
绘画:明代画家程源、张光鉴。清代有画家丁有煜,擅水墨花卉,尤擅鸟竹,画风与“扬州八怪”相近;其外甥成文士,风格接近丁有煜;画家成携,擅山水。民国时期,画家黄贤少时学龚庭槐,擅山水花鸟;龚云鹏,擅画花卉;黄蕴香性喜兰花,作品散见于屏条、扇面,她与陈淑贞并称“巾帼书画双秀”;画师张荔村专攻人物写生;画家黄松庵、陈尔益、施云辉等。近现代有:王个簃,擅写意花鸟画,为国画大师吴昌硕传人,深得吴派艺术精髓,兼擅诗书画印,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高冠华,王个簃表弟,曾在海门工作过。国画大师潘天寿弟子,擅写意花鸟、诗词、书法,画风独特。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吴世桢,三厂镇人,擅花鸟。1984年成立美术协会,有会员29人,首任理事长王燕平。1994年成立东洲画院(即现海门画院)有画师14人,首任院长张正忠。当代画家有:张正忠,擅中国画、书法、诗词、理论,高冠华先生入室弟子。《暮雨急》获文化部、中国美协作品二等奖,以及全国性、国际性奖项20余次。早期艺涉中西,后倡导并专攻田园山水画创作、研究,出版专著《张正忠诗书画-田园山水百图》、《田园山水画法》及画册《张正忠田园山水画选》等2本。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上海书画院签约画师、海门画院院长。王燕平,擅版画,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副研究馆员,海门美协前理事长,海门画院顾问;王皆欣,擅中国画、刊头画。师从汤知辛。《苇塘春雨》获省文化厅“群文干部书画摄影展”铜奖。2002年,《王皆欣画集》由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海门市图书馆馆长、副研究馆员、海门美协理事长。张济珊,擅油画,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副研究馆员;崔兴无,擅油画,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副研究馆员,海门美协副理事长;姚锦发,擅油画,出版有《姚锦发油画专集》。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海门高等专科学校高级讲师,海门画院艺委会副主任,海门美协副理事长;蔡欣,擅版画,南通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海门画院艺委会委员;郁异人,擅连环画,出版有连环画《张謇》等。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海门画院艺委会委员。海门籍在外地的当代画家有:崔雄、施永成、施作雄、张烨、顾凤珍、顾斌礼、黄迈人、吴永康等;美术史论家有万新华、王彬、张蔷等;雕塑家管定畏等。
舞蹈:海门民间舞蹈起源于祭神活动。明代逢年过节就有祭神娱乐的习俗。清代中叶起,随着宗教仪式和庙会活动的兴盛,海门民间舞蹈不断发展,有跳财神、跑五方、调狮子、舞龙灯、荡湖船、蚌壳精、踏高跷、挑花担、打莲湘、腰鼓舞、马灯舞、秋千台、红扇舞、等数十种,其中大部分舞蹈是在宗教仪式中出现的,如道教仪式“放施食”中的“跑五方”等;有的是从宗教仪式中分解出来后在民间流行的,如“跳财神”;有的是从外地流入的,如打莲湘、腰鼓舞等。1949年前,部分民间舞蹈失传。50年代,县派专人负责民间舞蹈的发掘和整理,龙灯舞、狮子舞、送菜头、挑花担、打莲湘、腰鼓舞等先后搬上舞台。县举办的文艺会演,每次都有一定数量的民间舞蹈。1983年,县文艺部门对民间舞蹈进行普查。经过整理的民间舞蹈“跳财神”,被收入《中国民间舞蹈集成、江苏卷》。1949年前,部分民间舞蹈失传。50年代,县派专人负责民间舞蹈的发掘和整理,龙灯舞、狮子舞、送菜头、挑花担、打莲湘、腰鼓舞等先后搬上舞台。县举办的文艺会演,每次都有一定数量的民间舞蹈。1983年,县文艺部门对民间舞蹈进行普查。经过整理的民间舞蹈“跳财神”,被收入《中国民间舞蹈集成·江苏卷》。
摄影:1984年12月,县摄影协会成立有会员21人。1989年5月,李翔摄影作品《采文哈》参加南通市摄影展。1990年他的摄影作品《乡场》,参加“生活之美”全国竞赛,获优秀奖,9月,北京《健康咨询》杂志发表李翔摄影作品《馋》。是年,县摄影协会有会员24人。
民间故事,县境东北部紧靠黄海,当地居民常为接触,故常借自然天象、海神龙王一类虚幻缥缈、形象生动的故事,反映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和对美的向往,如木桩港的传说等。南部、西部“沙地”,交通方便,人口稠密,产生了不少反映人们生活、劳动和体现“沙地”民风民俗的趣味故事,其中“憨婿”的故事,在当地妇孺皆知。“曹秀珍”和“杨圣岩”两个机智人物的故事,分别流传于北部和南部地区,“曹秀珍”源于通东地区流传的“曹瘦脸儿”;“杨圣岩”由崇明传入海门。还有关于地名的传说和民俗典故,记载着海门的历史变迁和风土人情。
礼仪习俗:
联姻,旧式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的包办婚姻。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青年男女根本没有婚姻自由,更不可能自由恋爱。男女联姻,先要有媒人说媒,男女双方要门当户对。境内南部地区,男女经人说合,双方父母有意,就先“并八字”、“相亲”、“访人家”,然后“定亲”。北部地区则先由父母托媒人或媒人主动做媒为双方说亲,双方父母认为“门当户对”以后,由男方拣好日子请媒人带生月钱包,去对方索取女方出生年月日,即生辰八字帖,称通草帖。媒人将此草帖压在灶台的香炉脚下,如在3日内发生打碗坏盏,即推托不合,将八字帖退给女方。男方认可,则请算命先生“排八字”,进行合婚;如八字不合,请媒人将女方的庚帖退还,生月钱不退。正由于包办婚姻,有些孩子在娘胎里就由父母听从媒灼作主和人家定亲;有些男孩只十四五岁,父母就为他联姻聚妻。旧社会寡妇不准改嫁,同姓不准结婚。还有早婚、重婚、纳妾、遗弃、抢亲、拔亲、带童养媳等许多不合理现象,妇女备受欺凌,不少男子终身光棍
聘约,旧社会,境内北部地区的聘约过程比较繁琐,首先是小定,八字拼合后,男方择吉日、托媒人带礼物去下聘,正式谈妥,从此不能反悔,否则被看作赖婚而引起诉讼。男方赖婚,聘礼不退;女方赖婚,退还聘礼,赔偿办酒损失。小定礼物一般是手镯、戒子、钏儿等金银首饰或衣料及必要的茶食糕点。再是送节礼,每年端午、中秋、春节,男方备以鱼、肉、糕、酒、糖和茶食等礼品,通过媒人送给女方。女方除肉外,其他都退一半,并需成双成对,还要有糕,象征“高来高去”,称之“回礼”。然后是送日子,男方择吉日将迎娶的婚期写在“龙凤帖”上送交女方,随帖送去龙凤喜饼,茶叶与糖、枣、鱼、肉以及女方索要的红纸袋各一只。再后是抬嫁妆,结婚前,男方给女方带一定数量的迎亲礼,如鱼、肉、糕、糖、粽和名目繁多的红纸包、香烟、茶叶和一条“还娘席”,派上亲朋好友上门取嫁妆。待女方满意后,才允许抬嫁妆。最后是待媒酒,结婚前天晚上,男方以上规格的餐宴酬待媒人,并计划次日的婚礼顺利进行。旧社会,境内南部地区聘约亦有规矩,订婚(俗称吃小喜酒),男方向女方赠送聘礼,互换庚帖,确定婚姻关系。订婚后,逢年过节,男方频繁送礼(俗称“送节礼”),结婚之前通过媒人“送通风”(礼金、四包礼品),直到女方接受婚期为止。
报丧,海门人对丧葬礼仪极为重视。人死了,由其直系亲属,主要由其配偶及子女负责料理丧事。丧事繁琐,迷信色彩浓厚。对诸亲及长辈,由亲生长子披麻戴孝,亲自前往报丧。去时手持雨伞一把,进门即向长辈跪拜;亲威家招待糖茶一杯,并回赠毛巾或布匹。一般亲戚则由主家请人前往报丧。同时,到庙里为死者求神保佑,叫做“告庙”。
搁三朝,先为死者剃头、洗身、换衣,然后将遗体安放在灵堂里,一般要搁3天。停尸的房前用毛竹、廉子搭起丧棚,还要请“吹鼓手”吹打,道士做道场,扎库,剪冥衣,写牌位,布置灵堂。请木匠做棺材,邻居帮忙磨麦牺,买菜,准备吃素饭等。到入验前夜,请人扎一顶纸轿,内供死者牌位,连同死者生前衣服、被褥等,在宅旁点火焚烧,称“烧床柴”,也叫“送西方”。烧完后,子女及亲属回到灵堂发孝衣。这时,儿子身穿白布孝服,脚穿蒲鞋,头戴麻布凉帽(帽边挂4个白绒球),手持孝棒(俗称“触活棒”),向各长老行脆拜礼。晚上有人守灵、陪夜。
入殓,这天宅前竖幡忏两根(状如旗杆)。上午,远近亲朋邻里陆续前来吊丧,带上纸帛、纸锭,有送纸币的,称“代帛”,也有送挽联、挽幡、被面等。吊丧者都向死者牌位行脆拜礼,儿子在旁还拜,请的“吹鼓手”每当有人跪拜就吹一次号筒。请阴阳先生、道士和和尚诵经、拜忏、做道场。下午入殓前,由和尚诵经,化“九千七”、“二万四”,即一人边哭,亲属边烧纸帛。亲属依次向死者遗体跪拜,随即将尸体安放在棺材里,各亲属再绕棺一周向遗体告别,叫“小殓”;接着盖棺,用大铁钉钉盖封棺,叫“大殓”。最后,将棺材移放在公堂屋的东侧,棺前摆上供桌(称“坐台”),桌子横档放置布鞋l双,桌上放死者牌位、画像或照片、香炉、蜡杆、斋供等。每天早、中饭时间,由家人端饭。
出葬,50年代以前,死者去世满3周年,举行安葬,将棺材从家里抬出,移葬坟墓。出葬时仪式很隆重,子女亲友组成送葬队伍,随棺送到墓地。有钱人家还用砖石或水泥混凝土在墓穴四壁砌坑。一般安葬仪式,均在“大寒”前后。安葬完毕,子女才可脱下孝服,换上红鞋子,叫做“释服”或“脱孝”,至此,3年丧事才算结束。穷苦人家死了人,没有钱办丧事,只好东借西挪,买一口薄板棺材,有的用草席或芦菲卷着,送到墓地埋葬了事。墓地一般要做在自己的土地上,没有土地的,或租人家的土地埋葬,或葬入荒滩乱坟之中,真是死无葬身之地。通东地区,丧葬习俗大同小异。人死后,传说“亡灵”还有“回丧”之日,也叫“回煞”,并有亡灵显灵的种种传说。具体日期由阴阳先生掐算,少则3天,最多18天,选在单日夜里,家里人把死者原来的房间、床铺摆设依旧,灵台前供上酒菜,烟囱旁扎一芦梯,屋内放点纸钱和香火,然后家人躲开,静候“亡灵”返回,待纸钱燃烧后,家人再出来叩头号哭,表示迎接“亡灵”。建国后,丧葬习俗,如报丧、戴孝、入殓、七数、周年祭日等仍沿用旧习,但较前简化,迷信色彩也逐渐淡化。50年代,各地仍用土葬形式,葬具都用木棺,后改用水泥棺。70年代开始推行火葬,死者搁三朝后出葬,家属将尸体火化后装入骨灰盒保存。吊丧采用向遗体告别、开追悼会、戴黑纱等形式。80年代,普遍实行火葬,一般都用手扶拖拉机或卡车将尸体运至火葬场火化,子女和亲戚随往送葬。出葬时燃放鞭炮,子女在死者户体上打一把雨伞,一路化纸帛。火化后,将骨灰盒放在家中或入土安葬。丧葬中也带有一些迷信色彩,旧的习俗重新抬头。
七数,旧时,从死者入殓那天起,每隔7天须由家人烧经祭祀(俗称“烧羹饭”),一般由儿子烧,逢三七由女儿烧。烧六七那天,要请亲邻好友吃酒饭。六七前夜也有人守灵陪夜。北部地区群众和一般富裕人家烧五七很隆重,要请和尚诵经、放施食、做道场、扎库,也有亲友前来吊唁,并将死者棺材送往墓地安葬。六七由女儿、女婿备了酒菜前来祭祀,娘家准备糕点鱼肉款待。中饭后,女儿要早回家,近邻亲友随送,一路燃放鞭炮,直送到她家门口为止。第七个七数,称“断七”,再祭祀一番,七数结束。一般贫苦人家七数照做,但一切从简。以后逢百日、七月半、八月半和九月初九,还要烧祭。逢到农历春节,自年初一至年初十,又有亲朋前来拜年、送人情的。在死者七数期间,女儿每天早、晚要在坐台前长哭一次,叫做“哭七七”,儿子不剃头,夏天出门不撑伞,不戴凉帽,鞋子或帽子上要缝块白布,冬天不穿皮毛衣裳(羊皮袄可穿),女儿不戴金首饰。明、清时代,读书人和做官的为父母奔丧期间,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不能外出做官,须在家守孝3年,称“丁忧”。
送红蛋,海门人一向重视生儿育女。若头胎生男孩,男方第一天就要向外婆家和亲威邻居发红蛋报喜;第三天要向所有邻居送米饭一碗,俗称抬“猫米饭”。在产妇分娩后的12天内,忌外人(包括亲威)进入产房,免除婴儿夭折“做朝数”(死亡)。12天后,各亲戚都来探望送礼,俗称送“产母羹”,一般都送红糖、鸡蛋、油面、糕点等物,也有给钱的。外婆家在小孩出世前送来全套婴儿衣服、尿布、被褥等。海门人婴儿开奶也很重视。一般要寻找头胎母亲或比较聪明有名望的人家的母亲的乳汁开奶。
做满月,婴儿满月,做圆子,请至亲吃满月酒。还要请理发员到家里为婴儿剃头修面,称剃胎毛。
做纪箍,婴孩周岁时,宴请各亲友饮周岁酒,俗称吃“纪箍圆子”。通东地区孩子周岁日叫“纪箍”,宴请亲友吃“纪箍”,面。中饭后,让他玩“抓鸡”。小孩坐在桌上,上面放着算盘、书本、秤、葱、泥土等物,让他任意抓取一物,借此猜测小孩长大以后的性格和出路。
祝寿,人满50岁生日,其子女和亲戚前往庆寿。一般逢9(如49、59岁......),先为其预庆,建国前,富裕人家祝寿,张灯结彩,设寿堂,挂寿幛,大摆筵席,收受礼物。父母寿庆,女儿做寿桃、寿糕,于寿辰前夕即来“暖寿”。当天,晚辈都要向老寿星拜寿。全家都吃面条象征长寿,并用大蛋糕祝寿,还要放鞭炮,热闹一番,70年代后,人们不但为老年人祝寿,甚至要为满30、40岁的中年人祝寿,经济条件好的要办十几桌、几十桌寿筵。也有提前庆寿,只自家人吃面团聚。80年代,有为10周岁儿童祝寿的。通东地区一般50岁不祝寿。如今,祝寿的形式逐渐在简化,寿筵的规模、档次,因人因事而定。
婚俗,联姻旧式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的包办婚姻。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青年男女根本没有婚姻自由,更不可能自由恋爱。男女联姻,先要有媒人说媒,男女双方要门当户对。境内南部地区,男女经人说合,双方父母有意,就先“并八字”、“相亲”、“访人家”然后“定亲”北部地区则先由父母托媒人或媒人主动做媒为双方说亲,双方父母认为“门当户对”,以后,由男方拣好日子请媒人带生月钱包,去对方索取女方出生年月日,即生辰八字帖,称通草帖。媒人将此草帖压在位台的香炉脚下,如在3日内发生打碗坏盏,即推托不合,将八字帖退给女方.男方认可,则请算命先生“排八字”进行合婚;女日八字不合,请媒人将女方的庚帖退还,生月钱不退。正由于包办婚姻,有些孩子在娘胎里就由父母听从媒灼作主和人家定亲:有些男孩只十四五岁,父母就为他联姻聚妻。旧社会寡妇不准改嫁,同姓不准结婚。还有早婚、重婚、纳妾、遗弃、抢亲、拔亲、带童养媳等许多不合理现象,妇女备受欺凌,不少男子终身光棍。
婚礼,旧式婚事,多数穷苦人家限于条件,婚事简单,办喜酒菜只有10碗头,客气一点用12碗头。接新娘用独轮人力小车、黄包车、自行车或术船,坐不起花轿。有的娶不起媳妇,甚至用“抢亲”的办法,达到“成亲”目的。有钱人家的婚礼,办得十分隆重,讲究排场,大摆筵席。境内南部地区,结婚这天中午,新郎要去女家拜见父母,有钱人家随去3顶花轿、新郎、媒人、新娘各一顶。新娘用的是大红珠花轿,其余两顶是宝兰呢轿,还抬去“食箩”(用术框制成)多只。内装白鹅、满坛绍兴酒、沙鱼皮、猪肉、大青鱼、大鲤鱼等礼品,配以粗细乐队。下午,新郎等一行先行回府。新娘则待到夜晚时分(根据路途近远而定)出发,随带大批嫁妆,包括大量家具、铜锡器、瓷器、各式绸缎布匹、日用化妆品等,都用“食箩”抬着,排成行列,一路吹打,送抵男家。新娘出门上花轿时,头上盖2尺见方的丝绸红布,脚下踩铜烘缸,盛满火灰;离娘家时,还由她的弟兄在花轿后面泼水,谓“嫁出门的姑娘,泼出门的水”花轿抬到男宅时,男方用稻草点“三叮旺火”请属龙属虎的男女宾相抬花烛。迎新娘出轿,并用布袋摊地,让新娘穿着花鞋从袋上走过,不沾尘土,谓之“传代”。新郎新娘进入洞房后,同坐新床,饮合欢酒,吃和喜团圆,然后拜堂,向福禄寿三星行跪拜礼,由长辈及亲友朗读《诗经》“关睢”三章及“桃夭”三章,祝颂新婚。民国后,逐步改为文明结婚。新娘头上不戴红方巾,改戴墨镜,废除跪拜礼,改向国旗及孙中山遗像行鞠躬礼,由证婚人、介绍人及来宾分别致贺词,主婚人致谢词,新郎新娘在结婚证书上用印,互换首饰。婚礼上不断奏乐、唱歌,还有余兴节目。婚礼以后,新郎新娘同座,请亲朋作陪客饮花烛酒。回房后,即有人闹新房,称为“吵亲”。次日中午祭祖,向长辈行见面礼,长辈向新娘出“见面钱”,新娘也回赠若干礼品,叫“抬礼”。通东地区的婚礼与南部地区稍有不同,一是迎亲。择吉日,男方同媒人带领喜轿一乘或几乘,和迎亲的吹鼓手以及带给女方姑表姨舅的礼物,到女方宅前,先鸣炮竹,女方响应后,从左侧上首进场,轿门对外停放。女方点燃男方带来的红蜡烛,请来人吃糕棕糖茶。新娘请两个丈夫健在有子女的妇人梳洗“上头”男方3次“催亲”鞭炮响后,新娘罩上“红盖头”,一定要在日落前,向父母兄弟长辈一一挥泪告别。上轿时,脚踩门前铺的草席,以表“传裔”然后由父或兄抱上轿,轿内有烘缸安放,代表“兴旺”。起轿时,双方鸣炮庆贺、泼水。在点灯后,女方才可到男家。新娘花轿进场前,女方鸣炮轿到,男方鸣炮相迎,花轿进场,鼓乐喧天,轿门对内停下,说合者即景出合。新郎在姨们的示意下,掀轿帘,挽出新娘,新郎手拉新娘手踏在预先铺设好的布袋上进门。新郎新娘进入中堂进行“一拜天,二拜地,三夫妻对拜”。拜天地后同跨七星灯送入洞房,由妆妈婆扶至踏板的小方凳上“坐富贵”,共饮“和气茶”,新婚夫妻各呷一口后,先男方父母、兄弟姐妹,后诸亲等依次呷茶,以示阖家和气、幸福,新郎再应酬发喜糖喜烟。二是贺房酒。这是男方宴请亲朋好友的当晚,预先留下新郎平辈的表弟兄、姨弟兄、堂弟兄及其好友,参加陪新娘的两桌并台酒宴,酒台点燃一对舅舅送来的龙凤烛。宴时边饮边说合,有新郎发烟、发糖、倒酒、上菜。你我他都可说,伴随猜拳罚酒,向新郎劝酒,互相比酒,山歌利市,此起彼伏,热闹欢乐。三是闹新房。“新婚三日无大小”,新娘与亲威间不分大小辈份,无论老少亲友都可以戏言戏态引逗新娘,新娘只得低头“作富贵”此时闹得笑声震天,喜气倍加。四是撒百花、种籽。由亲威中的民歌能手,用青蓝腰布兜上花生果,俗称“长生果”(长生不老开花结果),枣子(早生贵子)、桂圆(贵在团团圆圆)、蜜糖块(甜甜蜜蜜)等物,撒向新床的四角,撒向亲友,边撒边说百花、种籽令。直到深更半夜放鞭炮,以示“科”,他人才退出新房。五是开颜。次日清晨,鸣放炮竹,催新郎新娘起来,门一开,预先站在门口的人蜂拥而进,争到新娘被窝里摸糖果糕点,新娘由妆婆将前看发剪掉,颈后毫毛也用棉线绞去,称“开颜”或称“车脸”,表示已婚。这一天,吃拜堂酒,新郎领新娘与男方长辈行见面礼,长辈们个个“出手钱”。女方兄弟或姨妹携带礼物到新郎家来作客,叫“接满月”,男方办酒款待新亲,并约定“回门”时间。一般婚后第三天新娘新郎到娘家“回门”也有新娘到男家整月不能出家门一步,等满月后夫妻双双才到娘家“回门”但逢八日子不能回娘家,称为“七不去八不归”。
生育,送红蛋、“猫米饭”,海门人一向重视生儿育女,若头胎生男孩,男方第一天就要向外婆家和亲威邻居发红蛋报喜;第三天要向所有邻居送米饭一碗,俗称抬“猫米饭”,在产妇分娩后的12天内,忌外人(包括亲威〉进入产房,免除婴儿夭折“做朝数”(死亡)。12天后,各亲戚都来探望送礼,俗称送“产母羹”,一般都送红糖、鸡蛋、油面、糕点等物,也有给钱的。外婆家在小孩出世前送来全套婴儿衣服、尿布、被褥等。海门人婴儿开奶也很重视.一般要寻找头胎母亲或比较聪明有名望的人家的母亲的乳汁开奶。做满月婴儿满月,做圆子,请至亲吃满月酒。还要请理发员到家里为婴儿剃头修面,称剃胎毛。做纪箍婴孩周岁时,宴请各亲友饮周岁酒,俗称吃“纪箍困子”。通东地区孩子周岁日叫“纪箍”宴请亲友吃“纪箍”面。中饭后,让他玩“抓鸡”。小孩坐在桌上,上面放着算盘、书本、秤、葱、泥土等物,让他任意抓取一物,借此猜测小孩长大以后的性格和出路。
关于网站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18 中国电子地图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